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詳細

不能以"現代化"名義拆除古建

[摘要]中國傳統的建築美學,應該也完全可以生長出現代的審美趣味。

 

“威尼斯水城”“泰晤士小鎮”“哈斯塔特村”……前不久,有媒體盤點出十大“山寨”小鎮,因缺少本土靈韻,就像鼓脹的氣球被抽走了空氣,給人以枯萎幹癟的味道。

這正是城市建築貪大媚洋的一個縮影。隨著城市快速發展,一些地方罔顧城市的文化傳承,導致城市建築亂象橫生,而城市記憶則在推土機下化爲瓦礫,城市文脈出現斷層,社會公衆反映強烈。正如學者所言,這種建築同文化越來越遠,同浮華越來越近;同傳統越來越遠,同山寨越來越近。

現代化固然伴隨著工業轟鳴與都市氣息,但那並不意味著城市只能是堅硬的鋼鐵水泥森林。城市建築既是對空間的折疊,更是對曆史的延續,如果斬斷了曆史文化臍帶,就只能在所謂的審美世界裏無所適從地流浪。就此而言,貪大媚洋、以洋爲尊、以洋爲美,不僅是一個審美趣味的問題,更反映著深層次的文化迷失。

城市是一個民族文化和情感記憶的載體,曆史文化是城市魅力之關鍵。我們不能以爲高樓大廈越多,就越是現代化;更不能以“現代化”的名義,將凝固著曆史記憶的城市建築拆除,做出“拆真古迹、建假古董”之類的蠢事。建築也是富有生命的所在,是凝固的詩、立體的畫、貼地的音符,每一個建築都在穿行的歲月裏留下滄桑的故事。

前不久北京大雪,“到故宮拍雪景”成爲人們周末的一大盛事。“白雪鑲紅牆,碎碎墜瓊芳,美得這麽安靜”,人們徜徉在紅牆朱門、黃瓦綠窗裏,感受著時間的吐納與呼吸,在思接千載中尋覓著此心安處的慰藉。這從一個側面生動表明,城市不僅是一個生活的場所,更應該是一個安放心靈的意義系統。

中國古代建築的獨特之處,正在于把哲學想象與曆史文脈融入磚石之中,使建築成爲文化傳承的視覺象征。曆朝曆代的宮廷建築,體現“一陰一陽謂之道”的辯證哲學,講究“中軸對稱”“面南背北”;發源于民間的徽派建築,雖爲人作、宛自天成,達到了“青山雲外深,白屋煙中出”的和諧境界,體現了“天人合一”“物我爲一”的精神追求。“建築是對世界現實和人類生存的一種表達”,城市建築從來都不只是磚瓦的堆砌,而是記錄著不同時代的陰晴圓缺、悲歡離合。

中國傳統的建築美學,應該也完全可以生長出現代的審美趣味。世界著名建築大師貝聿銘設計的北京香山飯店,憑借山勢,高低錯落,蜿蜒曲折,院落相見,充分體現了中國園林建築的特點,是中國傳統建築與現代主義相結合的典範。貝聿銘本人也說:“從香山飯店的設計,我企圖探索一條新的道路:在一個現代化的建築物上,體現出中國民族建築藝術的精華。”是的,中國建築文化樹大根深,只要我們多一些自信、多一些在傳承基礎之上的創新,就能在現代世界散發“文化的光束”。(文/李拯)

【返回上一頁】

新聞分類
快速鏈接